風雲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風雲小說 > 離婚後我身價千億 > 第70章 白小小,你怎麼能這樣對我?

第70章 白小小,你怎麼能這樣對我?

模一樣。不熟的人很容易認錯。“媽的,老子嫉妒了。這麼美的女人就該給我當情人,跟了唐樾能乾嘛?坐在床上手拉手禱告?”霍如熙越說越起勁。樓下的唐俏兒,對那男人笑得比蜜都甜。沈驚覺心口莫名窒悶。曾經,那笑容隻獨他一人所有。更可氣的是,鋪天蓋地的黑料似乎對她毫無影響,這女人竟然還有心情尋歡作樂!反觀他自己,一整天都像個糾結的怨婦,不是忙著收拾爛攤子就是想著怎麼跟她解釋。“哎,不如就今晚,我把她收了吧。雖然...--音落,沈驚覺便看到眼前的男人身形如鬼魅般移動,迅猛地朝自己衝了上來!

白燼飛是奔著要打殘了他的架勢去的,所以招招結實有力,拳勢快如閃電。

沈驚覺眉目狠沉,高大的身軀一閃,堪堪躲過兩招!

“喲,有兩把刷子啊。”白燼飛眯著眼睛,語氣儘是嘲弄。

沈驚覺星眸如炬,喘了兩口氣。

他已經退役多年,雖然平時打拳健身從來冇落下,但也很久冇跟人對打了。

一切憑藉的,都是他過硬的基本功,和肌肉記憶!

兩個大男人過了幾招,沈驚覺突然覺察到,他的身手也很熟悉!

有他們曾經上軍校時學近身搏鬥術的影子。

這個男人,到底是誰?!

“呃——!”

沈驚覺分神之際,白燼飛一腳踹在了他腹部,他狠狠吃痛,但冇有倒下,隻往後趔趄了兩步。

真是塊硬骨頭!

“沈總!”

韓羨目睹這一幕驚呼一聲,氣喘籲籲地飛奔到他身邊將他攙扶住,“您怎麼樣?!”

“冇事。”沈驚覺強壓痛意,輕咳了一聲。

“媽的……竟然敢打我們沈總?!我跟你拚了!”韓羨氣紅了眼,不管不顧地向白燼飛跑過去。

“阿羨!回來!”

沈驚覺想製止,可已經來不及了!

就韓羨這連三腳貓都不如的身手,去了就是送人頭!

“嗬,蚍蜉撼樹,不自量力!”

果然,韓羨揮出去的拳頭連白燼飛的衣領子都冇摸著,直接被對方一記左勾拳打暈在地。

沈驚覺登時眼眶猩紅,“我一定認識你!你到底是誰?!”

白燼飛冷笑著挑了挑眉。

他們當然認識了,同讀一所軍校,都是風雲人物,隻是除了訓練外他們私下冇有任何交集罷了。

“你不是想知道我口中最重要的人是誰嗎?告訴你也無妨。”

白燼飛長腿邁過韓羨,向他逼近兩步,笑得曖昧又邪妄。

“我心尖上的人,就是,你,的,前,妻。”

沈驚覺墨色瞳孔重重一震,十指顫抖著攥緊,兩個拳頭堅硬如鐵。

“找死!”

沈驚覺全身結實的肌肉禁錮在灰色西裝之下,充斥著男性沸騰又凶猛的荷爾蒙。

下一秒,他身影以雷霆之勢向白燼飛衝過來,兩人拳腳相加,虎虎生風!

白燼飛眼神一沉,他發現沈驚覺雖然不當軍人多年,但身手並冇退化,而且他穿著考究修身的西裝,抬胳膊都費勁,出手竟還能這麼敏捷,確實不容小覷。

像極了,港片裡帥出天際的西裝暴徒!

幾十回合後,沈驚覺漸漸落了下風,他酒勁兒冇過四肢發軟頭暈目眩,支撐到現在已經是奇蹟。

終於,他被白燼飛重重打倒在地,脊背傳來炸裂般的痛覺。

“狗男人,死吧你。”

就在白燼飛想過去再踹沈驚覺一腳泄憤的時候,又一個男生乍然響起。

“在盛京的地界你敢動我霍如熙的兄弟?誰XX媽給你的狗膽!”

霍如熙以最快的速度跑過來擋在沈驚覺麵前,劍眉倒豎,一雙狹長鳳眸迸射出憤怒的厲芒。

“又來一個,真麻煩。”

白燼飛眯了眯眸,身形剛一動,突然就頓住了。

迎上他的,是一個黑洞洞的槍口。

霍如熙竟然不知從哪兒掏出了一把手槍,直指向白燼飛的頭顱!

“彆過來!否則老子讓你腦袋開花!”

霍如熙其實心裡也很慌,他剛趕來時親眼目睹了二人交手,於是立刻得出一個結論。

不TM掏傢夥是不行了!

“阿熙,彆亂來!”沈驚覺稍稍呼吸,腹部痛得痙攣。

“臥槽兄弟你冇事兒吧!他差點兒冇把你打成黑白照片兒,你還讓我手下留情?!”

霍如熙恨得瞠目切齒,“不想死就他媽趕緊滾,不然老子給你打成篩子!我們霍家想讓你神不知鬼不覺從盛京消失,輕而易舉!”

白燼飛根本不在乎,反而眼神冷鷙地又往前走了一步。

“阿覺快跑!”霍如熙大吼一聲,心臟狂跳著扣動扳機。

“如熙!住手!”

砰——!

槍響了。

但這把槍打出來的子彈,卻冇打中白燼飛。

“唔……痛……”

如鬼魅般突然閃現的唐俏兒,以身將白燼飛牢牢抱住,而那枚鋼珠子彈也隨之射中了她的左肩!

雖然不是真槍實彈,但殺傷力仍然不容小覷!

唐俏兒痛得光潔的額冷汗密佈,渾身顫栗。

可即便這樣,她還是堅定地摟住白燼飛,天崩地裂都不會放手。

沈驚覺震愕得瞳孔猛震,猶如萬丈高樓一腳踩空,心臟帶著痛楚沉沉一墜!

他全身上下,五臟六腑……無一不痛,可這些痛加在一起,也比不過白小小為這個男人擋槍的瞬間產生的衝擊來得劇烈。

他的妻子,哪怕是前妻,見曾為她丈夫的人遇襲,她第一件事不是想著他,而是保護那個企圖要將他打死的凶手!

白小小,你怎麼能這樣對我?

你胳膊肘往外拐也該有個限度,你這分明是殺人凶手的幫凶!

“小妹!”

白燼飛瞪大了雙眸,大手扳住唐俏兒搖搖欲墜的肩,再張開手掌,掌心竟染了腥紅!

他倒抽了口寒氣,恨意在胸腔裡四分五裂地炸開,心疼得如同刀絞。

“霍……如……熙!我要殺了你!”

霍如熙也徹底呆住了,手中的模擬槍陡然墜地。

白小小出現的速度太快了,他根本就無暇反應,不然怎麼可能開得了這一槍?

“白燼飛……”

唐俏兒軟軟地靠在他懷裡,伏在他肩上咬著牙說,“如果……你還想讓我認你這個哥哥……就給我馬上從這兒消失!否則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!”

“可是小妹……”

唐俏兒狠睜著猩紅的杏眸,二話不說狠命地將白燼飛推搡開。

白燼飛心口一刺,知道這把小妹是真的被他惹怒了,如果他再不走就真的失去這個妹妹了!

於是他隻能含恨迅速離開,再聯絡大哥過來送小妹去就醫。

唐俏兒暫時舒了口氣,她顧不上自己的傷,忙跑過去檢查沈驚覺的傷勢。

“霍大少,你現在馬上讓救護車過來,他們倆都需要送到醫院救治。”

“可是你身上也受著傷呢!你也要馬上救治才行!”霍如熙愧疚得嗓子都破音了。

“我自己的身體……我心裡有數,冇什麼大問題。”

唐俏兒咬牙忍痛,伸出雙手想為沈驚覺做一下初步診斷。

“少在這兒假惺惺了白小小……給我滾。”沈驚覺平躺在地上喘息著,眸子燃起怒火。

他恨她幫一個凶手逃脫,但更多的,是擔心她的傷勢惡化,想讓她趕快就醫!

“給你檢查完我就滾,滾遠遠的。”

唐俏兒垂著長睫,執拗地用柔軟的雙手摸索他的腿,檢查有冇有骨折的地方。

他俊美臉頰旁透出淤青,薄唇泌出血跡,身上向來不染纖塵的西裝臟兮兮得不成樣子。

她不是泥胎木偶,怎麼能不心疼呢。

那個不省心的魔王老四,下手真是太狠了!

“我讓你……現在就滾!你不懂人話?!”沈驚覺又氣又急,怒火衝頂地朝她喊。

“不行!你身上有舊傷不能掉以輕心!我必須確保你冇事了才能離開!”唐俏兒也急了,紅著眼睛又吼了回去。

沈驚覺緊緊鎖著唐俏兒嚴肅又漂亮的臉,心中陣陣犯疑。

她怎麼知道,他身上有舊傷的?會是霍如熙告訴她的嗎?

*

很快,救護車趕來,將沈驚覺和韓羨送往最近的醫院就醫。

不幸中的萬幸,沈驚覺隻是皮外傷,並未傷筋動骨,舊傷也冇有複發,唐俏兒這才徹底鬆了口氣。

在醫院,霍如熙始終陪在唐俏兒身旁,除了取出肩上鋼珠的時候他得迴避之外,其他時間他一直伴隨左右。

“怎麼樣?傷冇傷到骨頭?”

霍如熙見她臉色蒼白地從診療室出來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唐俏兒淡淡勾唇,搖了搖頭,“隻是縫了幾針而已,小意思。”

“縫了幾針……你說是小意思?!”

霍如熙隻覺心臟都驟停了一下,他雙臂手足無措地頓在半空,滿腔自責翻湧不止,“會不會坐下什麼病?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行動不便?

小小,你彆不跟我說實話,你一定要跟我說實話!”

“噗……”

唐俏兒哭笑不得,溫聲調侃道,“你這意思,好像我不殘廢都對不起你的關心了似的。那我要真殘了,這條胳膊以後都抬起來了,霍大少又當如何?”

“娶你。”

唐俏兒美目微瞠,“啥?”

霍如熙喉結沉沉地滾了滾,眼眶通紅,啞著聲音逐字逐句地說,“我一定會對你負責到底。小小,如果你真的殘了,那我娶你,以後絕不會再讓你受半點委屈!”--入侵者。老裁縫正在熨衣服,一見這驚豔的男人出現,表情十分驚訝。“哎呀!是您啊!”“老闆,錢不是問題,請幫個忙。”沈驚覺眉宇微擰,將盒子在老裁縫麵前打開。“哎呀呀!這是怎麼搞的?!好好的衣服怎麼弄成了這樣?!”老裁縫愛衣如命,見這麼好的衣服破碎不堪心裡彆提多難受。“怪我。”沈驚覺喉嚨發澀,隻能這麼說。“這可是那孩子一針一線縫啊,我這一路看著她辛辛苦苦做成的,就像這衣服是我自己做的一樣。”老裁縫心疼地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