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雲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風雲小說 > 齊夏林檎大結局 > 第780章 極道的立場

第780章 極道的立場

勁卻顯然是第一次見到,讓他驚訝不已。上一次齊夏拖著受傷的身體,走了整整四個小時纔來到學校,如今不到兩個小時就到了。門口站著兩個陌生的麵孔,正在謹慎的打量著四周。齊夏緩緩的走了上去。“良人?”一箇中年男子開口問道。“是。”齊夏點點頭,“我們兩個都是良人,被楚天秋邀請過來的。”另一個年輕人略微思索了一下,問道:“你們二人當中有人叫做「齊夏」嗎?”“我就是。”齊夏點頭答道。年輕人聽到這個答案,扭頭看向中...--

第780章極道的立場第780章極道的立場燕知春在清晨起身,看向了眼前的兩個女人。昨天傍晚燕知春在這裡休息的時候,這兩個女人先後走進了這間建築物,但兩人誰也冇說話,進屋之後就縮在角落裡,靜靜地等待黑夜過去。像是「終焉之地」最常見的「參與者」。而此時,這兩個奇怪的女人也自顧自地起床,開始簡單的打理自己,她們看起來也互相不認識。屋內的三個人都很謹慎,所以直到一夜過去都隻是縮在三個角落中,誰也冇有開口跟對方攀談。等了一陣子,一個女生開口打破了沉默,試探性地跟二人說道:“那個……這地方看起來很危險,咱們三個要不要一起組隊行動?”燕知春聽後不動聲色地扭頭看了一眼,發現那個女生長相恬靜、皮膚很白,雖說不上多好看,但給人感覺很舒服。她的頭髮在腦後紮起一條馬尾辮,隻穿著簡單的T恤和一條黑色褲子,像是平日裡最普通的女生。燕知春總感覺這個女人有點眼熟,卻實在記不起在哪裡見過她。“抱歉,我比較孤僻。”燕知春說道,“你們倆可以自己組隊,不要帶上我。”紮辮子的女生聽後無奈地聳了聳肩,又看向了另一個女生:“你怎麼說?這地方無論怎麼看也需要隊友一起的,要一起走嗎?”另一個女生聽後微笑一聲隨後搖了搖頭:“不好意思,我有隊友的,現在我就要去找他們了。”紮辮子的女生聽到這話隻能無奈地點點頭,算是明白了二人的意思。燕知春自知從未見過二人,轉身就要出去,卻忽然聽到了讓自己楞在原地的四個字——“極道萬歲。”燕知春眉頭一動,回頭看向那另一個女生。紮辮子的女生也向那人投去了疑惑的目光:“極道……萬歲?是什麼?”女生慢慢站起來,盯著燕知春的眼睛,又試探性地說了一次:“極道萬歲。”“極道萬歲。”燕知春回道。“你果然是自己人。”女生瞬間笑了起來,“我叫林檎。”燕知春聽後點了點頭:“燕知春。”雖然互報姓名,奇怪的是,二人都未聽過對方的名號。等了幾秒之後,燕知春感覺有點奇怪:“你真的是「極道」嗎?”“是,如假包換。”林檎說道,“怎麼?”“剛剛纔加入的嗎?”燕知春又問。“不,至少七年了。”林檎搖搖頭回答道。“七年……?”一語過後,林檎明顯從燕知春的眼神中發現對方有了敵意。但她還是裝作什麼都冇發生一樣,笑著對燕知春說:“怎麼了?你也加入很久了嗎?”“我說……”燕知春的表情漸漸冷了下來,開口說道,“「極道」一共纔出現了幾年?你在耍我嗎?”“哦?”林檎一頓,“我怎麼就耍你了?”“你這時間加入得也太早了。”燕知春說道,“難道你是「極道」創立之初的元老嗎?”“我當然不是,隻是加入的很早。”林檎說道,“怎麼……難道你是元老嗎?”燕知春謹慎地看向對方,心中溢位了不祥的預感。如果對方不是「極道」,又怎麼會用暗號確認身份?可如果對方是「極道」,一個足足加入了七年的「極道」自己居然聞所未聞,無論怎麼想都太詭異了。畢竟自己就是在七年之前才創立的「極道」。“不好意思,我隻是想知道……你到底是誰呢?”燕知春說道,“為什麼要冒充「極道」?”“「冒充」……?”林檎聽後也慢慢皺起了眉頭,“我不是很懂,咱們「極道」難道是什麼隻手遮天的組織嗎?我冒充一個「極道者」的意義在哪裡?”“那真稀奇了。”燕知春說道,“你短短幾句話的破綻實在是太多,讓我不得不起疑。我以為你跟我說「極道萬歲」是因為認出了我,可實際情況卻是你隨便一說嗎?你有什麼把握我偏偏就是「極道者」?”“因為你說你很孤僻。”林檎回答道,“我們「極道者」一直都很孤僻,有問題嗎?”看著燕知春和林檎兩個人如同對暗號一般地吵架,紮辮子的女生感覺有點坐立難安了。“你倆先不要吵啊……”紮辮子的女生對她們說道,“你們看起來也是第一次見麵吧?到底為什麼要吵得這麼凶啊?”“不關你的事。”燕知春冷眼說道,“我不需要彆人理解我,但我也很討厭彆人冒充「極道」。”“你把話說清楚。”林檎也感覺有些生氣了,“你根本就冇法判斷我是不是「極道」,又怎麼斷定我就是冒充的?”“嗬,我不知道你是什麼立場,又到底是誰派來的人,但「極道」是我的信仰,決不允許有任何人褻瀆。”燕知春冷眼看著林檎說道,“為了這個信仰我會做出任何事,如果你是什麼想要調查我們或者瓦解我們的組織,趁早打消這份念頭,否則我會殺人的。”“可笑。”林檎明顯被氣到了,也麵帶怒意地站起身來,“說得你好像是全天下唯一一個「極道」一樣,難道隻有你為這兩個字付出了一切嗎?”“既然如此,告訴我,「極道」的立場是什麼?”燕知春問道。“這裡還有外人在。”林檎說道,“你確定要問我嗎?”“是。”燕知春說道,“我太久冇有露過麵,導致下麵濫竽充數的人這麼多,我實在太失望了。”“好……「極道」的目的是守護「桃源」,阻止任何人收集到足夠的「道」從而逃離這裡。”林檎說道,“這樣夠不夠?”還不等燕知春回答,一旁紮辮子的女生神色變了。“什麼……?”她怔了一下,“你剛纔說的是什麼鬼東西……?”二人扭過頭去,從上而下打量了一番這個女生,總感覺她怪怪的。此刻兩個人都感覺她有些眼熟,但卻想不起在哪裡見到過她。“你們是阻止所有人收集「道」的人……?”女生的語氣明顯充滿了敵意,“這是什麼邪教組織……?你們就把這個當成「信仰」?”林檎看了看她身上的T恤,越發覺得熟悉,此時一道亮光閃過她的腦海,讓她整個人怔住了。“等下……你叫什麼名字?”林檎問道。“我?我叫文巧雲。”--的存在。”說完這句話,她便背過身去,麵朝黑板。眾人竊竊私語了一會兒,還是將信將疑的在紙上寫上了文字。齊夏四人的麵前也有一張紙,眾人看了看,將這張紙遞給了齊夏。看來他們都冇有什麼話想說。齊夏的臉上露出一絲悲傷,接過筆來思索良久,默默寫下了:“安,我真的好想你。”“現在,你們可以向我隨意提問。”童姨笑著說,“我會知道你們所有人紙上寫的內容。”“扯淡。”齊夏第一個舉起了手,問道,“大嬸,我寫了什麼?”童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